失眠疗养苑 - 失眠怎么办、睡眠不好如何调理、失眠最好的治疗方法!

综合医院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

<a href=https://www.sleephospital.com/zyys/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中医</a>科<a href=https://www.sleephospital.com/s/smz/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a href=https://www.sleephospital.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失眠</a>症</a>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中医,症状,心理,患者

综合医院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

        (赵静洁 杜仪 李杨帆 王永志 李丽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中医科,北京)

        目的:了解综合医院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

        方法:采用横断面研究的方法,对2012年12月至2013年11月我科门诊首诊患者遵循自愿原则进行问卷调查及SCL-90量表填写。选择具有失眠症状的1 485名患者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综合医院中医科具有失眠症状的患者占总调查人数的26.90%;其中男性40~49岁之间,女性50~59岁之间患病率较高;症状分布以睡得不稳不沉最高,其次为入睡困难和早醒;并且具备春季就诊率高的特点;具有任一失眠症状患者的心理健康状况与全国常模比较躯体化因子分具有统计学意义,而同时具有3种失眠症状患者的心理健康状况则除偏执因子外均具有统计学意义。

        结论:综合医院中医科失眠症状就诊率较高,主要集中于50~59岁女性和40~49岁男性人群,并且同时具有3种失眠症状的患者比具有任一失眠症状患者更多的存在心理健康问题。

        综合医院或基层卫生服务中心是失眠症患者首选的就诊机构。它以慢性病程为主,复发率高。研究发现,失眠可能导致疲劳、烦躁、日常功能受损,还可引起焦虑抑郁,或恐惧心理,并导致精神活动效率下降,妨碍社会功能。同时失眠亦与生活质量下降、交通事故、工作表现下降及旷工有关。

        由于采用的诊断标准、研究样本和方法不同,对患病率的估计差异较大。一般认为失眠症状的患病率约为30%,上海市(2005)对静安区静安寺街道随机抽取2304名60岁及以上居民进行睡眠情况调查,其失眠患病率为14.84%;北京市(2003)随机抽取城乡5 926名15岁以上居民,发现约9.2%的北京市民有至少一种失眠症状,包括入睡困难(7.0%)、难以维持睡眠(8.0%)及过早睡醒(4.9%),其中只有5.4%的失眠患者会向医生表述自己有失眠问题[1]。

        综合医院部分失眠患者抵触安眠药等西医治疗方法,或使用安眠药后疗效不佳,故转而寻求中医治疗或综合治疗。本研究采用横断面调查的方法,就一段时期内就诊于我科门诊的患者进行调查问卷的填写,分析并总结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

        资料与方法

        一般资料

        2012年12月至2013年11月采取横断面研究的方法,在我科门诊对首诊患者采用连续入组的方法进行调查问卷的填写,依次询问就诊患者是否愿意参加调查,记录询问的人数,并标明未入组患者拒绝的原因。排除复诊、代人取药等就诊人群。要求患者意识清楚,并愿意配合完成问卷调查。

        本次研究共发放问卷6 000份,收回5391份有效问卷,有效回收率为89.85%。

        调查方法

        调查内容及方法

        一般情况问卷:包括姓名、年龄、性别、主诉、慢性疾病史等。

        症状自评量表:采用国际公认90项症状清单(SCL-90)[2],包含较广泛的精神症状学内容,对调查对象心理健康水平进行测试,该量表由90个项目组成,症状严重程度从没有症状到极严重分为5级,分别以1~5分进行量化,90个项目概括为10组因子,计算出每组因子的得分。要求患者对量表的每一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作出独立的评定。完成后由医生检查是否有遗漏项目或不符合要求之处,有则及时请患者补充和修正。

        数据录入及统计学方法采用EpiData3.1建立数据库,由两名数据录入人员背对背录入调查问卷和量表相关内容,对比并由第三人根据原始材料确定不一致内容,运用SPSS 18.0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问卷调查及量表分数所获数据为计量资料,数据经正态性检验若符合正态分布,选用t检验或方差分析等统计方法进行比较。若不符合正态分布,选用非参数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Fisher精确检验等统计方法。

        以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失眠症状患者年龄、性别分布共5 391人参与调查,其中男1 118人,女4 273人,年龄13~85岁。主诉失眠症状的有1 450人,占总调查人数的26.90%。

        根据SCL-90问卷中第44题难以入睡,第64题醒得太早,第66题睡得不稳不深,任一选项
≧3分(中度)的人数为1 485人,此1 485人具有失眠症状。可见有35人虽然在SCL-90中相关睡眠的问题中选择了≧3分,但其未意识到自己的睡眠存在问题并没有主诉该症状。这1 485例具有失眠症状的人群中,其中男396人,女1 090人,年龄在17~85岁之间。见图1,图2。

        具有失眠症状患者于男性40~49岁之间,女性50~59岁之间的患病率高于一般失眠患病率30%,女性60~69岁之间的患病率与一般失眠患病率相近。见表1。

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中医,症状,心理,患者

        失眠症状患者失眠种类分布以SCL-90问卷中第44题难以入睡,第64题醒得太早,第66题睡得不稳不深3道问题选项≧3分(中度)为标准,其中存在任一症状的人数为1 485人,三个症状同时存在的人数为316人。具有难以入睡症状的人数为1 065人,醒得太早的人数为833人,睡得不稳不深的人数为1373人。

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中医,症状,心理,患者

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中医,症状,心理,患者

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中医,症状,心理,患者

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及心理健康情况,中医,症状,心理,患者

        失眠症状患者心理健康状况

        症状自评量表(SCL-90)共有90个项目,从感觉、情感、思维、意识、行为直至生活习惯、人际关系、饮食睡眠等,均有涉及,并采用9个因子分别反映9个方面的心理症状情况。SCL-90的总分为90个项目单项分相加之和,能反映其病情严重程度[3]。按全国常模结果,总分超过160分,可考虑筛选阳性,需进一步检查。

在1485名具有失眠症状的患者中,263人总分高于160分,筛选阳性占调查人群的17.71%。各因子为不同题目组成,反映受检者某一方面的情况,因而通过因子分可以了解被调查者的症状分布特点,见表3。当任一因子分>2分,可考虑筛选阳性,其中躯体化因子分筛选阳性率为19.26%,强迫因子18.79%,抑郁因子13.87%,焦虑因子11.49%。        

        失眠症状患者季节分布

        根据北京四季分明的气候变化,将每年3~5月视为春季,6~8月为夏季,9~11月为秋季,12~2月为冬季。失眠患者于春季的就诊率最高。见表2。

        讨论

        综合医院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临床分布特征随着社会经济的飞速发展和社会压力的不断增加,很多人开始具有失眠症状,调整不佳者则可发展为失眠症。失眠症是最常见的睡眠障碍性疾病,包括入睡困难、睡眠维持困难及早醒等症状[4]。持续失眠状态可增加焦虑、抑郁、高血压、自杀、酒精及药物滥用的风险[5],因此应该对失眠症状患者进行更多的关注。

        本研究显示,在综合医院中医科就诊的以失眠为主诉的患者高达26.90%,还有一部分患者存在失眠症状但并没有一起重视。具有失眠症状的患者更多集中于40~49岁男性,50~59岁女性,考虑此部分人群不仅面临工作生活的较大压力,还面临从中年向老年的转变。尤其是这部分女性人群正处于更年期阶段,随着雌激素水平的骤然变化,70%的更年期女性会出现一系列相关症状,如潮热、盗汗、失眠、抑郁和疲劳等。研究发现更年期和绝经后的女性失眠率分别是绝经前的1.3倍和1.6倍[6]。

        疾病的发生发展有一定的时间规律性,熟悉这种规律,就能够把握疾病的变化情况。从中医时间医学的角度看,自然界的春夏秋冬,寒暑更替组成了一年的365天,人体睡眠也与自然界相应[7]。杜仪等[8]发现在失眠患者中,有抑郁倾向的患者在12~3月就诊比例偏高,而有焦虑倾向的患者在6~10月就诊比例偏高。本研究则发现失眠患者在春季时就诊率最高,从而推测患者在春季患病率及疾病加重情况较多,故而门诊就诊率增高。

        综合医院中医科失眠症状患者的心理健康状况有报道指出失眠的发生可能与心理素质和人格特征有关[9]。还有报道发现失眠症患者多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健康问题[10]。长期失眠的患者容易出现各种精神心理问题,失眠是引起和加重各种精神心理问题常见的原因和诱因,同时也是精神心理疾病恶性循环的重要环节,故遇到失眠患者时应常规关注其精神心理情况,必要时进行相关神经心理量表测评[11]。        

        20世纪90年代初则有调查显示,慢性持续性失眠症患者有80%伴有焦虑,主要以女性多见[12]。20%~28%失眠症患者存在抑郁症状,且符合重性抑郁症或心境恶劣的诊断[13]。本研究则发现存在任一失眠症状的患者在躯体化因子上与常模比较具有统计学意义,而同时存在3种失眠症状的患者则除偏执因子外都与常模具有统计学意义,这说明当患者出现多种失眠症状的时候则更应警惕其心理健康问题。

        失眠疗养苑爱心提示:由于失眠症及存在相关失眠问题的患者常因病程慢、复发率高,反复就诊于临床各科室,造成了巨大的医疗资源负担。故应严格按照指南对失眠的诊断和治疗采取规范性防治措施,临床上关注特征人群,常规问诊其心理健康问题,做到早期识别、早期干预、早期预防。

        参考文献

        [1]杨甫德,陈彦方.中国失眠防治指南[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2:3.

        [2]张明园,何燕玲.精神科评定量表手册[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21.

        [3]董辉杰.SCL-90量表及其常模20年变迁文研究[J].心理科学,2010,33(3):928-930.

        [4]陈勇,赖海标,何希俊,等.失眠最新研究概况[J].中国实用内科杂志,2014,34(S1):171-173.

        [5]Ho FY,Chung KF,Yeung WF,et al.Weekly brief phone support in self-help 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 for insomnia dis-order:Relevance to adherence and efficacy[J].BehavRes T-her,2014,63C:147-156.

        [6]Xu M,Belanger L,llvers H,et al.Comparison of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 sleep quality in menopausal and non-menopausal women with insomnia[J].Sleep Med,2011,12(1):65-69.

        [7]王俊霞,陈继婷.中医时间医学与不寐[J].河南中医,2012,32(4):501-502.

        [8]杜仪,李杨帆,赵静洁,等.综合医院中医门诊失眠伴抑郁焦虑患者就诊的时间规律性研究[J].辽宁中医杂志,2016,43(2):229-230.

        [9]杨会芹.失眠症患者人格特征和睡眠的主观评价分析[J].中国行为医学科学,2002,11(5):511-512.

        [10]王永志,白杰,林海,等.中医科门诊患者失眠症状基本情况及相关因素分析[J].北京中医药,2011,30(7):485-487.

        [11]郭蓉娟,吴晓青,王嘉麟,等.失眠与SCL-90因子相关分析[J].精神医学杂志,2008,21(1):6-8.

        [12]Mellinger GD,Balter MB,Unlenhuth EH.Insomia and its treatment: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J].Arch Gen Psychia-try,1995,42(3):225-232.

        [13]Kajimura N,Kato M,Sekimoto M,et al.A polysomno graphic study of sleep patterns in normal human with low or high-anxiety personality traits[J].Psychiatry Clin Nerosci,1998,52(3):317-320.

赞 ()
分享到:更多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