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疗养苑 - 失眠怎么办、睡眠不好如何调理、失眠最好的治疗方法!

抽烟与失眠 重度尼古丁暴露对睡眠的影响

抽烟与<a href=https://www.sleephospital.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失眠</a> 重度尼古丁暴露对<a href=https://www.sleephospital.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睡眠</a>的影响,抽烟,睡眠,影响,失眠

抽烟与失眠 重度尼古丁暴露对睡眠的影响

        目的:抽烟与失眠——研究重度尼古丁暴露对成人睡眠的影响。

        方法采用吸烟问卷和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PSQI)表对浙江地区吸烟(重度:≥10支/天,大于1年)与不吸烟的青年男性进行调查和比较,PSQI分数越高表示睡眠质量越低。

        结果:单因素方差分析发现重度尼古丁暴露组人群PSQI的睡眠质量(C1)、入睡时间(C2)、睡眠时间(C3)、睡眠效率(C4)、睡眠障碍(C5)、日间功能障碍(C7)和总分与健康对照组相比显著升高(均P<0.05)。

        通过分析睡眠障碍得分与吸烟特征之间的关系,发现开始吸烟年龄与C4呈正相关(r=0.109,P=0.045);每日吸烟量与C1(r=0.169,P=0.002)、C4(r=0.149,P=0.006)、C7(r=0.17,P=0.002)和PSQI总得分(r=0.202,P<0.001)均呈正相关。每日吸烟最大数量与C3(r=0.112,P=0.042)、C4(r=0.119,P=0.028)、C7(r=0.155,P=0.004)和PSQI总分(r=0.15,P=0.005)呈正相关。以上研究结果表明重度尼古丁暴露显著降低睡眠质量。

        中国是烟草生产和消费大国,目前,中国约有3.5亿吸烟者,居世界各国之首[1-2]。吸烟可以成瘾,称为烟草依赖,可受生物、环境、行为、心理等多种因素影响[3-4]。长期吸烟可引起生理和心理上的依赖,短时间内吸烟过量,可产生头晕、目眩、恶心、呕吐等症状,严重可致人死亡[5],烟草危害已成为我国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烟草燃烧雾中包含4 000多种化学物质,主要包括尼古丁、烟焦油、刺激性化合物、有害金属以及一氧化碳等[6]。尼古丁是烟草中主要的生物碱[7],在动物以及人体实验中发现,烟草成分中只有尼古丁会产生耐受、依赖、敏化和明显的戒断症状。因此,可以认为烟草成瘾的实质就是尼古丁依赖[8]。

        此外,美国精神病协会认为尼古丁依赖是一类精神活性物质滥用性疾病,是由于个体反复摄取尼古丁所致的一类慢性易复发性综合征[9-10]。从神经生物学角度来说,尼古丁成瘾是由于长期反复暴露于尼古丁,使中枢神经系统特别是大脑边缘多巴胺系统发生了细胞及分子水平上的改变,并最终导致的一些复杂行为的成瘾状态[11]。

        吸烟与肺癌的发生密切相关,同时发现吸烟也与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及抑郁有关[12-13],故吸烟对睡眠的影响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14]。吸烟者睡眠时间比不吸烟者要少,睡眠质量差,同时清醒后精神状态也较差,其中尼古丁的兴奋作用是影响睡眠的罪魁祸首[15]。

        研究还表明,吸烟导致的长期睡眠质量降低,可以产生肥胖、糖尿病、心脏病等健康问题[16]。目前有关吸烟的研究,大多局限流行病学与社会学的调查,以及成瘾的生物学机制、药理学治疗等方面,但是睡眠与重度尼古丁暴露的研究较少。本研究通过调查浙江地区尼古丁暴露情况和睡眠质量,分析重度尼古丁暴露与睡眠之间的关系,从睡眠角度探讨吸烟的危害。

        抽烟与失眠:资料与方法

        对象采用随机取样法对浙江地区18~45岁的男性进行问卷调查。排除语言沟通障碍、意识障碍和神经精神系统疾病以及其他内科疾病患者和药物依赖者,且理解并签订知情同意书。根据吸烟情况分为正常对照组和重度尼古丁暴露组(重度尼古丁暴露:≥10支/d,大于1年)。

        抽烟与失眠:调查工具

        采用“吸烟与睡眠调查表”(分为2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吸烟情况调查”主要包括4个内容(开始吸烟年龄,吸烟年份,每天吸烟数量和每天吸烟最大数量)。第二部分为“睡眠质量调查”,采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该表共包含8个条目,主要用于评定被调查者近一个月的主观睡眠质量。

        方法采取实地调查与网络调查相结合的方法,由经过培训的调查员对浙江地区进行实地调研,与被调查者进行一对一交谈并指导其量表填写,回收纸质量表。对个别较远地区调查对象进行网上交谈,并指导其进行电子量表填写,回收电子量表。原始数据用Epidata 3.1数据软件统一双录入,将所有数据分成吸烟者与不吸烟者2组,分别进行量表的评定与统计描述。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分析。重度尼古丁依赖组与正常对照组采用单因素的方差分析(年龄做为共同变量),尼古丁暴露和睡眠的关系则应用Person相关或Spearman秩相关进行相关性分析方法(P<0.05表示有统计学意义)。

        抽烟与失眠:结果

        一般状况

        调查总数为835人,收回有效问卷636份,男性636人,女性0人。吸烟者341人,不吸烟者295人。参加本研究的受试者均没有家族病史及药物滥用史,并且具有精神疾病或神经疾病家族病史以及具有药物滥用或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的被试均排除在外。每个受试者都签订了知情同意书。

        基本情况

        通过单因素方差分析统计方法发现重度尼古丁暴露人群的睡眠质量、入睡时间、睡眠持续时间、睡眠效率、睡眠障碍、日间功能障碍、PSQI总分与健康对照组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表明尼古丁暴露者的睡眠质量显著下降。

        尼古丁暴露对睡眠的影响为了阐明尼古丁暴露与睡眠质量的相关性,我们分析了睡眠分数与吸烟特征之间的关系。发现开始吸烟年龄与睡眠效率(r=0.109,P=0.045)呈正相关,每日
吸烟量与睡眠质量(r=0.169,P=0.002)、睡眠效率(r=0.149,P=0.006)、日间功能障碍(r=0.17,P=0.002)和PSQI总得分(r=0.202,P<0.001)均呈正相关,每日吸烟最大数量与睡眠时间(r=0.112,P=0.042)、睡眠效率(r=0.119,P=0.028)、日间功能障碍(r=0.155,P=0.004)和PSQI总得分(r=0.15,P=0.005)均呈正相关。见表2。

        抽烟与失眠:讨论

        本研究发现重度尼古丁暴露人群的睡眠质量、入睡时间、睡眠持续时间、睡眠效率、睡眠障碍、日间功能障碍和PSQI总分与正常对照组相比显著升高,表明睡眠质量显著降低。另外,在重度尼古丁暴露组中,开始吸烟年龄与睡眠效率呈正相关,每日吸烟量与睡眠质量、睡眠效率、日间功能障碍和PSQI总得分都呈正相关,每日吸烟最大数量与睡眠时间、睡眠效率、日间功能障碍和PSQI总得分呈正相关,以上结果表明重度尼古丁暴露显著降低人的睡眠质量。

        尼古丁暴露人群的开始吸烟年龄,每日吸烟数量和每日最大吸烟数量与其睡眠质量有关。
研究表明,尼古丁通过中枢神经系统的乙酰胆碱受体积累增加神经传导递质的释放,从而影响睡眠觉醒周期[17]。同时,临睡前吸烟所吸入的二氧化碳在体内滞留时间将显著延长,明显降低睡眠质量。吸烟使儿茶酚胺含量增加,长期可导致失眠[18]。我们通过匹兹堡睡眠量表评估尼古丁暴露人群的睡眠质量,进一步证实了尼古丁暴露可以降低人的睡眠质量。

        有研究发现,吸烟会使咽腔和鼻腔更加松弛,睡眠时气流冲击软腭或者鼻腔,导致鼾声,增加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bstructive Sleep Apnea Syndrome,OSAS)的严重程度;通过影响上呼吸道肌肉神经功能,促进其炎性反应的发生,增加OSAS的并发症;吸烟通过改变患者的睡眠结构和觉醒机制,降低其睡眠质量,影响OSAS的预后[19]。吸烟对OSAS的影响进一步说明尼古丁可以降低睡眠质量,与本研究的结论一致。

        失眠疗养苑爱心提示:本研究存在下述不足之处:1)样本量选择有偏差,仅选取了浙江地区的男性,需要纳入女性及其他地区人群以进一步验证结果;2)影响睡眠质量的主要因素包括:生理因素、心理因素、环境因素和睡眠卫生习惯等,本研究由于采用问卷调查,没有完全涉及这些因素,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基于上述不足,尚需全面细致的大样本研究。综上所述,重度尼古丁暴露可以显著降低睡眠质量。

        参考文献

[1]黄晶晶.城市居民吸烟行为的成瘾性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2008.[2]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2015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J].上海预防医学,2015,27(12):752.

[3]李新华.《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与MPOWER控烟综合战略[A].中国烟草控制大众传播活动专家文章汇编[C],2010.

[4]李锐.尼古丁成瘾行为的心理机制研究[D].西安:陕西师范大学,2012.

[5]杨焱,吴曦,姜垣,等.我国医生烟草危害相关知识知晓情况[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09,17(5):469-472.

[6]卫生部发布《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J].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2,5(6):59.

[7]孙果.西安市高中生吸烟行为与自尊及人格关系[J].中国公共卫生,2011,27(10):1310-1311.

[8]许雅鑫,陈显久,王军.尼古丁的吸收、分布、生物标志及对肿瘤作用的研究进展[J].药物流行病学杂志,2014,23(8):513-517.

[9]Stein EA,Pankiewicz J,Harsch HH,et al.Nicotine-induced limbic cortical activation in the human brain:a functional MRI study[J].Am J Psychiatry,1998,155(8):1009-1015.

[10]高立,孙海娅,杨本付.尼古丁成瘾的相关因素分析[J].长江大学学报(自科版)医学卷,2007,4(1):98-100.

[11]Moxham J.Nicotine addiction[J].BMJ,2000,320(7232):391-2.

[12]Boussoffara L,Boudawara N,Sakka M,Knani J.Smoking habits and severity of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J].Rev MalRespir,2013,30(1):38-43.

[13]顾桂英,曾德志,饶俊华,等.88例抑郁症患者睡眠障碍及其相关因素分析[J].湖北科技学院学报(医学版),2012,26(6):496-498.

[14]余奕,王雪丽,熊海荣.咸宁市咸安区社区居民健康知识和健康行为问卷调查报告[J].湖北科技学院学报(医学版),2014,28(5):424-425.

[15]Walker N,Howe C,Glover M,et al.Cytisine versus nicotine for smoking cessation[J].N Engl J Med,2014,371(25):2353-2362.

[16]王雪玲,刘红珍,张永泽,等.大学生心理压力与吸烟行为的相关性分析[J].中国学校卫生,2010,31(10):1193-1194.

[17]林莹妮,张秀娟,李庆云.吸烟对OSAHS患者认知功能的影响[A].中华医学会第九届中青年呼吸学者论坛[C].武汉:2012.

[18]Myers KA,Mrkobrada M,Simel DL.Does this patient have obstructive sleep apnea?:TheRational Clinical Examination sys-tematic review[J].JAMA,2013,310(7):731-741.

[19]Young T,Finn L,Peppard PE,et al.Sleep disordered breathing and mortality:eighteen-year follow-up of the Wisconsin sleep cohort[J].Sleep,2008,31(8):1071-1078

赞 ()
分享到:更多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