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疗养苑 - 健康治失眠、调理好睡眠、让养生从睡眠开始!

睡眠医学的研究史及进展

睡眠医学的研究史及进展

睡眠医学的研究史及进展

       大脑皮质电活动的发现,为睡眠医学研究奠定了基础。1929年,德国精神病学家HensBerger(1924)在人头皮上记录到脑电活动,极大地促进了睡眠医学的研究与发展。在发现脑电活动以前,判断睡眠深度多采用听觉、视觉或痛觉刺激的方法,根据引起受试者觉醒所需要的刺激强度来判断睡眠深浅。自发现脑电活动后,采用脑电记录研究睡眠深度,其结果准确可靠,无须使用影响受试者睡眠的强刺激,并且可以连续观察自然睡眠的特征。从此,对于睡眠的观察与研究有了客观、公认的标准。

       随后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研制出能够同时记录脑电图、肌电图、眼动电图、心电图、呼吸气流与呼吸运动图、鼾音检测器和阴茎勃起功能等多项生理指标的仪器,1974年,Holland将其命名为多导睡眠图(polysomnogra—phy,PSG)。目前,多导睡眠图已经成为睡眠障碍诊断、鉴别诊断和疗效观察的重要手段。

       快速眼动睡眠期的发现是睡眠医学发展的重要里程碑

       1953年,美国芝加哥大学的Kleitman和Aserinsky发现并明确了快速眼动睡眠期的存在,证实了1937年Loomis、Harvey和Hobart提出的周期性睡眠模式的假说。相对应地将无快速眼动的睡眠阶段,称之为非快速眼动睡眠期。

       1957年Kleit-man和Dement进一步将非快速眼动睡眠分为1~4期,分别代表入睡期、浅度睡眠期、中度睡眠期和深度睡眠期。快速眼动睡眠期的发现,引起了临床与基础研究工作者的极大兴趣和广泛重视,许多科学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研究。自此睡眠的发生机制、生理意义和睡眠与做梦关系等各方面的研究都有了飞速发展,使人们对于睡眠的本质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是发现在快速眼动睡眠期消化性溃疡患者的胃动力与分泌功能增强,快速眼动睡眠期相关阴茎勃起,以及据此可以鉴别是器质性还是功能性勃起障碍等,说明快速眼动睡眠期的发现及其影响,远远超出了神经科学本身,它对于睡眠生理学、睡眠生物化学、睡眠药理学、睡眠病理学以及睡眠内分泌学等方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提示睡眠与睡眠障碍本身已经成为一门独立学科。从此,睡眠医学研究走向了更加科学和规范的道路。快速眼动睡眠揭开了梦境研究的新篇章。

       1953年,Kleitman和Serinsky在发现快速眼动睡眠的同时,还观察到做梦与快速眼动睡眠间具有密切的关系,文章在《Science》发表后成为现代睡眠研究的奠基石。之后的大量研究显示,将受试者从快速眼动睡眠中唤醒,约80%的人叙述正在做梦,而从非快速眼动睡眠中唤醒,却仅有不足20%的人叙述在做梦。大部分人认为,在非快速眼动睡眠期体会到的梦只是类思考的体验,与在快速眼动睡眠时体验到的有影像的梦体验是不同的;但也有人认为,在非快速眼动睡眠中所想起的梦只是快速眼动睡眠中梦记忆的残留。在明确了梦与快速眼动睡眠之间的关系后,关于梦的实验研究基本上是以快速眼动睡眠作为做梦的标志,这就使得对梦的科学研究进入以实验室观察研究的新时代。

       可以说研究梦的生理学,很大程度上就是研究快速眼动睡眠的生理学。由于人在做梦时伴随出现的快速眼动、肌紧张消失,以及脑桥网状结构、背外侧膝状体和枕叶皮质(ponto—geniculo—occipital,PG0)周期性高幅放电同等客观可以确认的生理学特点,在绝大多数哺乳动物也会出现,所以研究人员认为哺乳动物也会做梦,只是它们不能像人一样陈述梦境而已。自此,对梦的生理学研究也就从单一以人为研究对象,扩展到动物模型研究;亦将梦的生理学研究从非侵入性方法,发展到侵人性研究阶段;同时把梦的生理学研究从临床脑电图、肌电图、眼动图等传统研究,发展至细胞水平的显微研究;特别是细胞内微电极记录的发展,使梦的生理学研究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失眠疗养苑爱心提示:与传统研究方法相比,细胞水平生理学有更多、更深入的发现,给传统研究时的一些基本概念注入了新的内涵,比如做梦与非快速眼动睡眠和快速眼动睡眠之间的关系,提出了新的解释依据;也使得一些睡眠疾病或综合征有了更多的病理生理学结果。经过近50年广泛深入的研究,关于梦的生理学与心理学研究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目前对做梦时出现的大部分生物物质已经确认,这就有可能去进行再现梦的实验研究。随着睡眠实验研究条件的进一步完善、实验研究手段的进一步提高以及研究者持之以恒的工作,通过对梦的科学研究打开了一扇通往精神世界的窗口。正像许多研究者当初预言的那样,通过对梦的科学研究,最终将有助于揭开精神障碍的奥秘。

赞 ()
分享到:更多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