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疗养苑 - 失眠怎么办、睡眠不好如何调理、失眠最好的治疗方法!

刘艳骄教授活血化瘀法治疗失眠临床经验

刘艳骄教授活血化瘀法治疗<a href=https://www.sleephospital.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失眠</a>临床经验

刘艳骄教授活血化瘀法治疗失眠临床经验

        (蔡霞1刘宁州2赵成思3刘艳骄4:1.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北京;2.北京市石景山区中医医院,北京;3.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北京,100041;4.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睡眠中心;)

        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增快、生活工作压力的增高,患失眠的人群也越来越多,也是临床医师进一步研究的重要课题。恩师刘艳骄博士从事中医睡眠医学的理论和临床等方面的研究数十载,是最早提出建立中医基础医学学科体系、最早提出建立中医睡眠医学学科之人,从事睡眠基础实验研究与临床研究25年,提出了中医睡眠医学学科建设的内涵及具体方向,提出了睡眠障碍的诊断技巧、安眠药物的替代治疗、失眠症的诊断程序等新见解,在失眠症、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发作性睡眠病等睡眠障碍的治疗上有深入研究。现总结一下刘老师应
用活血化瘀法治疗失眠临床经验。

        病因病机

        在睡眠障碍,尤其失眠病因病机方面,刘老师结合自己多年的研究和临床经验认为,情志活动依赖于五脏精气的物质基础。情志所伤则会影响脏腑功能,使其精气耗损,气机失调,血气不合,功能失调,致夜不得眠。一般来说,失眠与心、肝、脾的关系最为密切。因肝藏魂,主疏泄,心藏神,主血脉。“久病多瘀”。情志所伤,则肝郁气滞,疏泄失常,气滞日久则成血瘀,血瘀则血行不畅,血气失和,夜卧则血不能归肝,肝无血可藏,心无血濡养,既而魂无所附,神无所依;情志所伤,忧思过度,则脾气受损,气虚血运无力而致血瘀,或思不遂愿,精神抑郁,致肝失条达,血气失畅,瘀血而生,血脉受阻,使肝不藏魂,心神失养,不寐而作。因此,恩师强调,瘀血也是引起失眠的一个尤为重要的致病因素。

        化瘀治疗

        刘老师提出“血瘀可以致病,化瘀可解失眠”[1],曾研究文献首推王清任活血化瘀法治疗 睡眠。《素问·针解》针对经脉中的血瘀明确提出“陈莝则除之者,出恶血也”;汉·张仲景创立了一系列的活血化瘀的方剂,初步奠定了血瘀辨证论治的基础;王清任认为睡眠是大脑的功能,也提出用活血化瘀的方法治疗精神疾病和睡眠疾病,曾应用逐瘀汤类治疗一系列与睡眠有关的病症。由此可见,活血化瘀是治疗失眠的有效方法之一。

        活血化瘀药物的选择与应用

        在临床治疗当中,刘艳骄老师治疗失眠方法非常多,比如镇静安神、养心安神、解郁安神、清心安神、化痰安神、活血安神等等,根据患者临床不同的证候,治疗方法互参,辨证论治,结合应用,有是证用是药,但绝不拘泥于一方一药。在活血药化瘀药应用方面灵活自如,通过分析刘老师2016年10月-2017年4月322张治疗失眠的处方,按活血化瘀药应用频率依次为桃仁55%、红花52%、当归50%、川芎47%、丹参44%、赤芍38%、三七32%、三棱8%、莪术8%、益母草6%等。现代药理研究证实,桃仁、红花、当归、川芎、丹参、赤芍、三七、益母草等活血化瘀药物大多数都具有中枢神经系统的镇静作用[2]。

        临床常用代表方剂

        刘老师经过数十年的临床与实验研究,不总结自己的经验,并善用古人的诊疗经验,在活血化瘀治疗失眠的方剂方面,善用血府逐瘀汤和癫狂梦醒汤。血府逐瘀汤治疗失眠,王清任《医林改错》曰:“夜不安者,将卧则起,坐未稳又欲睡,一夜无宁刻,重则满床乱滚,此血府血瘀”,又谓:“夜不能睡,用安神养血药治之不效者,此方(血府逐瘀汤)若神。”说明了瘀血所致不寐的病机,应用活血化瘀方法,取得了显著疗效。

        现代药理研究表明[3]:柴胡、酸枣仁、川芎有镇静作用;枳壳、红花能有效扩张冠状动脉,增加冠脉血流量,改善脑供血,且枳壳同柴胡、赤芍配伍能有效防止过量钙进入细胞内,干扰脑血管的收缩,保护脑组织对缺氧的耐受力,全方配伍有扩张血管、增加脑血流量、改善局部循环和营养状况、增加脑部能量代谢、提高神经元细胞活力,从而改善睡眠的效果。

        癫狂梦醒汤[4]出自清代王清任的《医林改错》:“癫狂一症,哭笑不休,詈骂歌唱,不避亲疏,许多恶态,乃气血凝滞,脑气与脏腑之气不接,如同作梦一样。”方由桃仁、柴胡、香附、木通、赤芍、半夏、腹皮、青皮、陈皮、桑皮、苏子、甘草12味药物组成,意于理气化痰开郁之外,增加活血化瘀之品,达到交通上下、清神醒脑之目的,可使湿去痰化,清阳上升,腑气通畅,气行则血行,瘀血去而气滞行,神志自清,有如大梦之初醒。是主治癫狂二证,气郁痰结,伴有瘀血内阻之名方。刘老师临床应用于失眠(不寐)、狂症(精神分裂症)、癫症(癔病)、痫症(癫痫发作)、厥症(气厥、血厥)、中风、脑血栓、脑血管痉挛、脑栓塞、老年性痴呆等。

        典型病例

        典型病例1:患者,女,67岁,2016年10月18日初诊。主诉:间断性失眠10余年。

        患者诉隔日服用舒乐安定1片,每晚11点上床,大约1 h后才能入睡,易醒,夜间无汗出,梦多,晨起无明显头晕、头疼等症状,纳可,偶伴有呃逆,二便调,舌暗,舌面有瘀点,舌下静脉迂曲,脉弦细。诊断为失眠,辨证为气滞血瘀,瘀扰心神证,治疗当予理气活血、化瘀安神,方用血府逐瘀汤加减:当归30 g、生地黄15 g、红花6 g、桃仁(炒)15 g、生甘草10 g、桔梗6 g、赤芍15 g、柴胡12 g、川芎10 g、川牛膝10 g、炒枳壳6 g、全瓜蒌15 g、薤白10 g、法半夏9 g、茜草10 g、三七3 g、白芷12 g,7付水煎服,2次/d。10月25日复诊,诉症状明显改善,服药期间仅服用了1片舒乐安定,随守法,上方基础上加枣仁30 g,续服14剂,服法同前。随访诸症悉除。

        典型病例2:患者,男,33岁,2013年7月15日初诊。

        主诉:失眠2月余,现病史:今年2月因与妻子吵架,当时家人认为有精神疾病,送至精神病专科医院住院强制治疗,服用胺黄比利,利培酮,阿立哌唑等,自诉精神压力极大,出现失眠、心慌,坐立不安,后就诊于安定医院,心理量表基本正常,脑CT正常。

        刻下症:家人述患者2月,出现幻听,毁物等症状。患者目前每天晚上9:30上床,大约2 h入睡,入睡后做梦,梦多于日常生活有关,现在无幻觉,早晨7点起床,睡眠中无汗出,纳差食少,恶心欲吐,腹胀,大便干燥,大便呈现结状便,小便排不尽,可以正常坐稳,经常对很多事情敏感,无恐惧,舌质黯淡苔薄白,舌下静脉曲张,脉沉弦。

        刘老师诊断:失眠、焦虑状态,辨证为:瘀血阻络、热结肠腹,肝郁气滞证,治疗:活血化瘀,通腹化结,疏肝解郁。方用癫狂梦醒汤+大承气汤+三花汤加减:桃仁24 g、香附30 g、大腹皮15 g、桑白皮15 g、陈皮10 g、青皮6 g、生甘草10 g、赤芍15 g、白芥子6 g、黄芩10 g、生晒参6 g(打碎同煎)、炒白术10 g、茯苓15 g、山药10 g、百合20 g、大黄6 g、厚朴12 g、枳实9 g、芒硝10 g、玫瑰花15 g、白梅12 g、合欢花20 g,7剂水煎服,2次/d。二诊:2013年7月22日,诉服药后,睡眠好转,情绪好转,恶心,打嗝,腹胀,憋气,大便稀,水样便,晚10点上床,服用四分之三阿普唑仑片,无幻觉,小便正常,舌质淡,有齿痕,舌下静脉曲张,脉沉弦。继用上方14剂,服法同前。

        三诊:2013年8月12日,诉半小时可入睡,22点上床,烦躁减轻,纳可,大便粘,舌质淡,苔薄白,脉弦缓。促眠方善后:石菖蒲10 g、制远志10 g、柴胡10 g、龙骨(生)30 g(先煎)、生牡蛎40 g(先煎)、夜交藤15 g、灯心草3 g、生晒参6 g(打碎同煎)、柏子仁10 g、炒芥子6 g、竹茹6g、麸炒枳实10 g、陈皮10 g、姜半夏9 g、甘草10 g、黄连6 g、生麦芽15 g、炒稻芽15 g、焦山楂10 g、生石决明15 g(先煎),继服14剂,服法同前。随访半年未再发。

        参考文献

        [1]刘艳骄.血瘀可以致病,化瘀可解失眠[J].内蒙古中医,2002,5,31-32.

        [2]王晓光,傅江南.常用中药药理研究与临床新用[M].人民军医出版社,2006,7.

        [3]胡竹元,次灵会.活血化瘀法在治疗失眠中的应用[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8,4(22):100.

        [4]闫雪,刘艳骄,付桂玲.癫狂梦醒汤治疗内科疾病合并睡眠障碍的体会[J].中国中医基础医药杂志,2007,10(13):778.

赞 ()
分享到:更多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